IMAG0907.jpg

◆ 窗子外和窗子裡                 朱德庸◎自序

小時候上幼稚園,老師必須把我的座位單獨排在窗口。因為如果不能一直凝視著窗外,我就會哭鬧不休,搞得別的小孩無法上課。於是從四歲到六歲,我是對著窗外度過我人生最早的學校生涯的。

 

世界,就在窗戶的外面。

 

幼小的我不會這麼思想,卻執拗地只願意面對窗外那個有人走過、有雲和樹葉飄過的光影變幻的世界,而不願意回頭接受窗子李這種被規定、被限制的小小人生。

 

令人頭痛的是,長大之後的我竟然也是這樣。

 

我沒辦法接受人生裡許多小小的規矩。進小學,我讀不會課本、做不了功課;唸中學,我被好幾所學校踢來踢去;上大學,我是自己關著門讀了幾個月書奇蹟般考上 的;等退伍有一份好工作後,我卻跑去做當時還沒有人敢做的專職漫畫家。就像小時候一樣,別人上班、上課,我卻只想一直看著、或接觸窗戶外面那個流動的世 界。

 

我曾經花了幾年時間到國外旅行,坐著地鐵跑來跑去,在每一座城市從早到晚散步,為的只是去看街頭各式各樣的人群。

 

什麼樣的人都有。

 

什麼事都會發生。

 

世界是如此荒謬而又有趣,每一天都不會真正的重複。因為什麼事都會發生,世界才能真實的存在下去。否則,一個什麼都合理化的世界,不就像科幻小說《美麗新世界》那樣阻斷了人的一切想像和生命力嗎?當年的我這麼想。

 

什麼事都在發生,是這個世界持續下去的原因,而我是個旁觀者。

 

然後,我結婚、有孩子、有一點錢、經歷了人生裡許多重要的事。有一天,我終於了解到:窗戶裡面也是什麼事都在發生,而且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
 

人生,終究不容許你只做一個旁觀者。

 

這麼簡單的事,我竟然花了幾十年才搞清楚。

 

其實,人生不過是一場莫非定律。你需要的東西總是在你尋找時消失不見,在你不需要時又重新出現。而人們又總是不斷有著各種需要。 我們常常會不自覺地選擇自己不該愛的人,選擇自己不該結的婚,選擇自己做不來的職位,選擇自己達不到的夢想,從而選擇了人生的各種困境。

 

神祕的是,人生的困境就像太陽從東邊昇起、月亮從西邊落下,不會因為你做了那種選擇而改變。不同的選擇,只帶來不同程度的困境而已。我們唯一能做的,是面對這些已經發生的事,窗子外面的,或者窗子裡面的。

 

我常回憶起某些艱困的日子裡,情緒如浪潮般湧來,我和妻子在街道上走著,為了做某些決定而徬徨。人們的臉擦肩而過,帶著各自的憂愁或快樂。一段時光過去,那些問題解決了,我們又重新面對不一樣的決定、不一樣的街道、不一樣的人群。

 

可能這就是人生吧。像拚圖遊戲,每一小塊圖片都不會重複,必須一塊一塊不怕麻煩的拚起來,最後才看得到整幅風景。

 

我們是一群坐上了人生旋轉木馬的人,遊戲還沒有結束,我們大家都不能下馬,只能隨著音樂不斷旋轉。

 

人生像一個灑滿珠寶的荒原,大家都在尋找閃爍的寶石,但大部分時間,你只看得到荒原上的孤煙蔓草。

 

在這本書裡,我畫了九十個故事,關於人生、關於困境。其中有愛情的困境、婚姻的困境、男人的困境、女人的困境、狗的困境、貓的困境,甚至外星人的困境。讀者可以看看那些困境是屬於你自己的,那些是屬於別人的、或即將會屬於你的。

 

什麼事都在發生,誰知道呢?

 

——二○○四、二、十二深夜

 

台北11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porta
  • 拜個晚年~新年快樂~心想事成~
  • 你也是
    祝你兔年行大運

    台北11路 於 2011/02/14 13:12 回覆

  • Helmut
  • 還是和大偉先生合影的小妞比較吸引我!!!
    呵呵.......

    得與失,
    形成在妳的觀點之間。
  • 哈哈~你說發福時期的我嗎?
    你說的很棒~得與失的確就來自個人觀點
    great!
    你有加我FB嗎?

    台北11路 於 2011/02/27 23:57 回覆